教育感悟千字文(34)——“教什么”比“怎么教”更重要

教育感悟千字文(34


“教什么”比“怎么教”更重要


李伟忠


1990年从南通师范毕业以后,我有三年时间教的是小学数学。


感觉小学数学教材很简约,内容清晰,板块鲜明。尽管新课改之后作了一些调整,但基本体例没有改变。就拿现行的人教版三下的“笔算除法”为例,教材有三大板块内容:一是由学生植树的情境引发的两道例题:42÷252÷2;二是两组“做一做”,第一组是6道竖式题,第二组是8道横式题;三是“练习四”,呈现了4类习题。可以肯定地说,看了这则教材内容,没有一位教师不懂在课堂上要“教什么”的。因此,数学教师不必担心“教什么”,在备课中研究的关键问题便是“怎么教”了。


而我们的语文教材呢?显然不是这样的。在许多人的印象中,教材便是一篇篇光秃秃的文章。


某地的小学语文教师资格证书面试,提供给面试者的是教科书中的一篇课文,但隐去了课后的阅读提示。要了命了!对于还没有实际教学经验的准教师而言,一下子傻了眼,不知道从何说起,从何教起,他们叫苦不迭:天哪!我该“教什么”呀?我参加优课评比时,也曾遇到过类似的问题。有一次,评委从《读者》上找了一篇美文作为上课的教材。这是为了体现比赛的公平——因为没有一位选手曾经教过这个文本。所以,竞赛比拼的重点自然落在对教材的解读上了。我曾经担任一青年教师课堂教学竞赛的评委,连续听了13位教师上《孔子游春》一课,感觉是“精彩纷呈”和“百听不厌”。为什么?因为每一位教师对“教什么”的把握是不一样的。后来,学校教研活动时,我邀请一位特级教师来上《孔子游春》,她对文本又有全新的解读,让所有的听课教师大开眼界。


语文教学饱受大众争议,其中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大家对“教什么”的各抒己见。其实,文本在学生面前“教什么”的问题,应该有相对科学而明确的具体内容,不应有这么多的自由度。所以,我呼吁,减轻语文教师的教学负担,应该从在教材中明晰“教什么”开始。


这是教材编写者的一项基本功课。目前,此项工作尽管不是十分到位,但我们依然能找到一些“教什么”的依据。就拿人教版小学语文三下教材中的第5课《翠鸟》来说。我们应该重点关注文中的两则学习提示:(1)联系上下文,我理解了“鲜艳”的意思。(2)翠鸟的动作真快啊!还要关注课后的3个阅读提示:(1)我要有感情地朗读课文,还要把最喜欢的部分背下来。(2)从哪些地方可以看出作者特别喜欢翠鸟?我们来讨论一下。(3)比较两个句子,哪个写得更好,好在哪儿?①翠鸟叫声清脆,爱在水面上飞。②翠鸟叫声清脆,爱贴着水面疾飞。


5个点,就是本课教学的基本内容。

《教育感悟千字文(34)——“教什么”比“怎么教”更重要》有3个想法

发表评论